<strike id="l7xf9"><i id="l7xf9"></i></strike>
<ruby id="l7xf9"></ruby> <strike id="l7xf9"><i id="l7xf9"></i></strike><strike id="l7xf9"><i id="l7xf9"></i></strike><span id="l7xf9"></span><strike id="l7xf9"><i id="l7xf9"></i></strike><strike id="l7xf9"><i id="l7xf9"></i></strike>
<span id="l7xf9"><dl id="l7xf9"></dl></span>
<span id="l7xf9"></span>
<span id="l7xf9"></span><strike id="l7xf9"><i id="l7xf9"><cite id="l7xf9"></cite></i></strike><span id="l7xf9"><dl id="l7xf9"><del id="l7xf9"></del></dl></span> <strike id="l7xf9"><dl id="l7xf9"><strike id="l7xf9"></strike></dl></strike>
<th id="l7xf9"></th>
<th id="l7xf9"><video id="l7xf9"><strike id="l7xf9"></strike></video></th>
<strike id="l7xf9"><dl id="l7xf9"><del id="l7xf9"></del></dl></strike><ruby id="l7xf9"><i id="l7xf9"></i></ruby>
<strike id="l7xf9"></strike>
<strike id="l7xf9"></strike>
內部管理平臺
后臺管理平臺
 
 
  新聞動態
集團新聞
行業動態
 
 
公司新聞 / News Center  
 
【百年夢.黨旗紅】黨史有聲-第五集《完成革命始回頭》

用聲音刻錄百年記憶,我是革命文物講述人、播音員蘇揚。

     我要講述的文物,是革命烈士金佛莊在黃埔軍校時期的三份任命文件。


金佛莊在黃埔軍校時期的三份任命文件


     這三份文件分別是兩張任命狀和一張委任狀,每張都如同4開報紙版面大小,現在收藏在金佛莊的家鄉——浙江東陽檔案館。任命狀和委任狀上的黑色毛筆繁體大字,記錄著1924年6月到1925年10月間,金佛莊在黃埔軍校,曾接連擔任第三學生隊隊長、教導第二團三營營長和國民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第二團黨代表。歲月流轉間,三份文件的紙面早已泛著微黃,但字跡、落款、印章,還有文件邊框上棕黃、深藍、亮紅的彩色圖案依然清晰而鮮艷,仿佛在無聲訴說著,第一次國共合作期間,以金佛莊為代表的共產黨員們,在黃埔軍校揮灑過的熱血與青春。


△黃埔軍校

     你可能想問,這金佛莊究竟是誰?他是浙江東陽人,年少時本來致力研究科學,卻投筆從戎,從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畢業后,又執教于黃埔軍校;在北伐戰爭中,他身先士卒、沖在一線;他是一名堅定的共產黨員、是黨的“三大”代表,卻得到了蔣介石的信任與器重;他身為一代名將,卻葬身亂墳崗、直到八年后才終歸故里……下面請跟著我,來聽聽他和這些任命文件的故事。


    1920年代的廣州,革命思潮涌動。1923年6月,中共三大在這里召開;轉年1月,國民黨一大會址也選在了這里。在國民黨一大上,孫中山宣布改組國民黨,推進國共合作,并創建了黃埔軍校,由蔣介石擔任校長

△廣州中共三大會址

    1924年,能文能武、才華出眾的共產黨人金佛莊,經毛澤東推薦,從上海乘船抵達廣州,加入了黃埔軍校。這年6月,27歲的他收到了第一張任命狀:擔任黃埔一期第三學生隊隊長。


△1924年6月,金佛莊被任命為陸軍軍官學校(黃埔軍校)第三隊隊長(浙江東陽檔案館供)

    埔軍校里,每天的生活是“三操兩講”,就是三次出操、兩次講課。校園內,隨處可見“碧血丹心”“臥薪嘗膽”等激勵人心的標語。懷揣著報國志向的年輕人們聚在一起,訓練生活積極而緊張。擔任隊長的金佛莊,充分利用在保定陸軍軍官軍校學到的豐富軍事知識,一心一意為革命訓練人才,既做表率,又做導師。在他的帶領下,國、共兩黨的學生們團結在一起,第三學生隊英才輩出。像后來我們熟知的陳賡、杜聿明等優秀將領,都出自他的麾下。浙江東陽黨史專家金承善介紹說,他在全校師生中頗具威望:

    “他很重視對學員的教育和訓練,以身作則,做表率,他很好地團結。他學生隊當中的一些學員有些是國民黨員,有些是共產黨員,團結國民黨員一起共事,在國共統一戰線當中他做了一些重要的工作!

  擔任第三學生隊隊長半年后,他被提拔為軍校教導第二團第三營營長。在此期間,他帶領主要由學生組成的黃埔校軍,參加了對軍閥陳炯明的東征。部隊一路凱歌,戰功卓著。

 △1924年12月,金佛莊被委任為黃埔軍校教導第二團三營營長(浙江東陽檔案館供)

     那么是什么,讓這支以“學生軍”為主力的隊伍,在東征中展現出如此強大的威力呢?其實,除了訓練有素,還離不開首次被引入校園的政治教育。以政治部主任周恩來為代表的一批共產黨骨干力量,將“培養有覺悟的軍人”視為己任,給學校注入了活力與新鮮的力量!盀槭裁创蛘?為誰打仗?”訓練之余,對這些問題的思索,也深深扎根在學生們心中。中國軍事博物館教授王聚英這樣點評:

  “黃埔學生組成的軍隊,攻無不克,戰無不勝,這當中各種原因,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革命思想,樹立了革命思想!

  第一次東征結束后,金佛莊又被提拔為國民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第二團黨代表。共產黨員在學校和軍隊中威望的增高,引起了國民黨的警覺。1926年,蔣介石策劃“中山艦事件”,強迫共產黨員退出第一軍,金佛莊也被解除了職務。這次風波后,蔣介石多次利用“浙江同鄉”關系,拉攏金佛莊脫離共產黨,許諾予以重用。面對這些高官厚祿的誘惑,金佛莊都向黨組織進行了如實匯報。根據指示,他假裝接受拉攏,秘密監視蔣介石。

△1925年10月,金佛莊被任命為國民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第二團黨代表(浙江東陽檔案館供)

    1926年底,金佛莊主動請纓,前往江浙一帶策反軍閥孫傳芳的部下。12月初的一天晚上,他化裝成上海的洋行買辦,離開南昌,乘船順流東下。沒想到上船后行蹤就被泄露了。船到南京下關碼頭,當即就被孫傳芳手下逮捕。上海的國、共兩黨組織聞訊后,多方設法營救,甚至委托當時的浙江省省長陳儀出面,向南京方面說情疏通。蔣介石也特意發電要孫傳芳善待金佛莊,并提出可以用孫傳芳軍隊被俘的高級將領交換,被孫傳芳斷然拒絕。僅僅三天之后,金佛莊被秘密殺害于雨花臺,獻出了年僅29歲的生命。

△上!渡陥蟆放读私鸱鹎f被殺害的消息

    金佛莊《傳略自述》片段節選:

   “嘗曰:“為國家人才乎!為世界人才乎!從軍乎!研究科學乎!眼見國家將亡,不應徒作書生,默默以終也!……”

 

       “眼見國家將亡,不應徒作書生”。這是“中山艦事件”后,在生命的最后一年,金佛莊寫下的決心書。黃埔軍校里,那三封薄薄的文件,承載著共產黨員沉甸甸的使命與信仰。作為國共兩黨首度合作的成果,黃埔軍校不僅培養出了軍隊里的骨干、戰場上的先鋒,更傳承了愛國愛民、救亡圖存的革命精神。在后來的抗日戰爭中,20萬黃埔學生,有19萬戰死沙場,他們用生命踐行了“誓以我血澆灌革命之花”的響亮誓言。

△浙江東陽檔案館存放金佛莊任命文件的展區

     劉佳佳:我是浙江省東陽博物館講解員劉佳佳,出生于1990年。小時候,每年的清明節,學校會組織掃墓,從那時起,我知道了家鄉走出過一個了不起的革命先烈。如今,我和當年金佛莊去黃埔軍校時差不多大。當我以講解員的身份,來到博物館里金佛莊烈士的展區,詳細了解他在短暫生命中走過的經歷,真正體會到了,先烈們那被家國擔當和使命信仰點燃的青春,燃燒得是多么熾烈而奪目。我要把烈士們拋頭顱灑熱血的那段青春,講給孩子們聽。我希望,我的這些講述和一點點的努力,能觸動更多的人,尤其是年輕人,心懷家國,砥礪前行。
點擊次數:164次 發布時間: 返回列表
Copyright2011 江蘇新龍興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江蘇南通海安開發區 電話/傳真:0513-88806111 E-mail:info@jsxlxjs.com
蘇ICP備11073003號